为了拿下合同出卖了我性感的身体
时间:2019-12-11

那是在十年前了,我老公的装饰公司那时快撑不下去了,之前几个装修的
活贷了款,结果活儿干了,却因为建筑行业中的三角债拿不到钱。

如果再拿不下我们公司新建小楼的装修合同,真的就撑不下去了。

那天老公约了老李到家里吃饭,就是想跟老李把关系搞好,尽力把这合同拿

下。

老李其实人不坏,之前见到我的时候都一直彬彬有礼的,给人很随和很有亲

和力的感觉。

那天在家里吃饭,免不了多喝几杯,老公的酒量本来就浅,再加上老李在工

程部干了那么多年,酒精考验,很快老公就话多起来,开始与老李称兄道,还

招呼我陪着喝了几杯,老李一直一副澹定的样子,只是用眼光偷偷的瞟了我好多

次,还有一次趁低头的功夫,我发现他的眼光大胆的从我居家套裙的领口看了进

去。

我觉得有些不妥,跟开始劝老公别喝了,没想到他居然还斥责了我两句,说

什么男人喝酒女人就在一边伺候着。

我有些郁闷的喝了几口闷酒,就房间躺床上生闷气起来。

对喝酒我也没什么量,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客厅已没有什么声响,我突然感觉身上有一只烫人的手贴在

了我的膝盖上,慢慢的往上轻抚。

那只手有些粗糙,烫得人好舒服,让我不愿意醒过来。

那只手慢慢的往上,在上,那么慢,那么舒服,让我不知不觉的打开了双

腿让他更加往里。

这只手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它很准确的从我内裤边缘伸了进来,将我的内裤

掰开,我潮湿的阴部感到一凉,紧接着就是一跟热热的手指在我的外阴摩挲了两

下就插进了一根手指。

我忍不住嗯了一声,却没有起来阻止,只想让它更加深入,都说酒后乱性,

是的,我要那充实的感觉,忍不住嘟哝了一句:「老公,嗯~快来嘛~」

那只手突然缩了去!我以为老公去脱衣服去了,可是等了一阵,不见动静

,下体的空虚瘙痒的感觉向我袭来,忍不住双腿加紧摩挲着,身子也扭了几下以

示不满,我的脸发烫、胸也有些涨了起来,两颗葡萄骄傲的挺立起来,抵在我的

蕾丝软罩上有些发痒,我一只手忍不住抚上我的双胸,用大拇指和食指按住乳头

往乳沟中间按了几下,嘴里喘出几声粗气,另一只手有些害羞的放到到眼前挡住

视线--我毕竟还是害羞的,要不是喝了酒,我绝对不会这么动的。

我突然听到床边一阵犀利的解皮带扣的声音伴着男人的粗喘,心里不由得升

起一阵渴望,紧夹得双腿中央又渗出一片湿滑。

片刻,或许是很久,耳边传来「叮」

的一声,我知道那是男人皮带扣掉在地上的声音,我不由得张开嘴喘了起来

,心里忍不住呐喊:快来快来!男人好像听到了我内心的呼喊,爬上来,两只大

手像钳子一样夹住我的膝盖,用力一掰,我紧夹的双腿就打开了,男人跪在我的

双腿下,两只手拉着我的双腿从他的腰间一拉,我忍不住闷哼一声,就感觉一个

热热的家伙抵在了我的一片泥泞之上,好硬!我心里一喜,老公好久没有这么霸

道了,远远没有平时那么温柔,不过,不知怎么的,我竟然喜欢这种霸道甚至说

粗暴的感觉。

男人一只手握住我的右腿膝盖用力往边上掰着,另一只手拉住我的裤衩往旁

边一分,整个阴部都露出来了!我嗯的一声有些抗拒,这样门户大开的姿势……

也太羞人了!男人没有给我表示不满的机会,伴随着我啊的一声,一个巨大的龟

头就插了进来!天好粗!好硬!脑海里突然闪出一丝不安,这不是我老公!一个

霹雳从我脑海中炸开,我甩开挡在眼前的手,一边扭动着腰一边睁开眼睛……是

老李!我一声惊叫:「老李,你干什么?」

老李没想到我会挣扎,一愣神的功夫,就被我挣脱出来,片刻,老李就继续

向我的大腿根顶来,我和他同时发出啊的一声,太疼了,我的阴道口有些靠后,

从阴毛往下是一条沟壑一只延伸到快接近肛门的地方才是入口,这条沟壑虽然软

软的,可是里面确实硬硬的耻骨,如果我不配很难插入。

老李显然也是没有料到第二下居然没有成功,这反而激发了他的征服欲,老

李喘着粗气说:「妹子,你就让哥弄一,我把那个小的装修全给你们家做!



我有些愤怒!这太无耻了!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挣扎的越加用力,边挣扎边

说道:「你溷蛋!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我可怎么是经常跑工程的人的对手?没几下,就没老李狠狠地按住,我一滚

就变成了趴在床上,老李狠狠地压在我的身上,我的双手反过来也使不上劲。

老李一手按住我,一手从我屁股后面扣进去,我的肛门与阴道口很近,虽然

我紧紧的夹着双腿,可还是被他扣到阴道口。

老李说道:「妹子,你看你都湿了,你也想要了吧,刚才不还在床上发骚么

?」

我内心闪过一丝羞一,因为我刚才确实想要,老李的手指有深入了一截,并

开始抽插起来。

我有些绝望的喊了一声:「老公快来!」

老李听到我的呼声却轻笑起来,,整个身子都压在我的背上,把嘴凑到我的

耳边道:「妹子,你就让我弄一,我跟你老公都说好,就弄一,这个工程就

给你家做!」

说好了!!!我突然有种被出卖的感觉!我不信,我又大喊了一声:「老公

快来!」

没想到我却听到从客厅里传来的老公那熟悉的呼噜声。

我的心一下就跌入深渊,脑子突然一片空白,浑身都软塔塔的,一动也不想

动了。

突然感觉一根火辣辣的东西从后面插了进来,我下意识的扭了扭屁股,可是

却丝毫也无法阻挡它的前进,那条道路是那么的湿滑……我闷哼一声就进来了半

截,太粗了!我感觉阴道口有些撕裂,可我顾不得那么多了,我心已死。

我的人灵魂好像飘了起来,飘到屋顶,眼睁睁的看着床上的男人把他那粗长

的鸡巴插进已经不属于我的阴道之中,我的褶皱挤压着粗大的鸡巴,那粗大的鸡

巴挤开我紧狭的阴道,那被插入的女人好像不是我自己,可那充实的感觉却越加

真实清晰。

一滴眼泪从我眼角流了出来,我失身了。

老李像是在享受一件艺术品一下,把他那比老公粗长得多的鸡巴缓慢的插入

,直至全根尽没,才发出嘶的一声惊叹:「妹子,你太紧了,完全不像生过孩子

的女人!」

我无言以对,也不想说话,只想着尽快结束这一场噩梦。

老李好像明白了我的心意似的,也不再废话,开始抽插起来。

我飘在屋顶的灵魂看着老李像一个老得不能再老得打桩机似的,一下一下,

缓慢而又有节奏的抽插起来,刚开始的时候我感觉有点痛,后来被撞得越来越麻

,越来越麻,在后来,我的灵魂似乎也在房顶上待不住了,因为老李那缓慢而又

有节奏的撞击好像与我的心跳形成了共振,他的每次插入到底,就让我的心随着

往上一跳,等他抽出来心彷佛又到了原位,再插再跳,再抽在落,抽抽插插起

起落落,把我的灵魂又从房顶上拉了我的身体,着感觉越发的明显。

老李的每次抽离,都像是坐电梯失重,心彷佛从胸腔跳到了喉咙,再插入又

到原地。

啪啪啪的声音就像秒针的节奏永远没有变化,可是却让我感觉这一秒的时间

间隔越拖越久越来越久,我忍不住开始噘起屁股开始迎起老李的抽入来。

老李发现了这一丝变化,兴奋起来。

身子从趴在我身上改为跪在床上,两只大手掐着我的腰一提,我就不由自

的配着也跪在了床上。

老李喘着粗气咧着嘴发出一声轻笑低声道:「妹子,爽了吧?」

我突然感到一阵羞愧,那啪啪啪叽咕叽咕的声音打在我的耳膜上,彷佛提示

着我:我的阴道越来越湿了!老李继续着不紧不慢的抽送,每次插入的时候双手

都把我的腰往后送,让那一下一下的撞击更深入,更有力!我已经顾不得羞愧了

,俏脸通红,粉颈绷直,小腹挺起,嘴里不由自的发出「啊啊」

的声音,这带着一丝哭调的呻吟一出来就再也收不住了,老李好像得到了鼓

励,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颤着声音问道:「妹子,爽不爽?」

啊啊啊啊,我无心理会其他的,只想拼命的叫喊,彷佛浑身的毛孔都张得大

大的,飘在了云端,越飘越高越飘越高,突然浑身一阵紧缩,身子从云端急速下

坠,我彷佛坐过山车似的尖叫起来!老李也啊啊的叫唤着突然抵在我的最深处不

动了,紧接着一阵火热的高压水枪直冲我阴道的深处,烫得我浑身一阵一阵的痉

挛,这感觉,太舒服了!我不禁没有因为被内射感到羞耻,反而从内心里发出一

阵感叹:原来做爱可以这么舒服的!「吱嘎」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