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兽道之医生的报复
时间:2020-04-08

(一)

“川崎大夫。”

“……”

“川崎大夫﹐有紧急病人。”

“唔唔。”

志野子护士长一脸怒气﹐索性将虚掩的门一脚踢开。

不出所料的﹐宽大的办公桌后面﹐一个身着白色护士服的女子狼狈地直起身来﹐衣衫零乱﹐满面羞红。

“美津你这个浪蹄子﹐难怪上班找不到你的人﹐滚出去。”

叫美津的年轻护士不敢争辩﹐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低着头逃出门外。

川崎站起来﹐大夫服披开﹐大大咧咧地向志野子走去。裤裢没有拉上﹐粗壮丑陋的肉棒精神十足地昂着﹐美津留在上面的口水还没干﹐很有光泽的样子。

志野子侧过头﹐厌恶地说﹐“川崎大夫﹐这是上班时间﹐请您注意一下形象好不好。”

川崎笑了一声﹐一张瘦脸扯出几分狰狞﹐满不在乎地拖过志野子白皙的手握住肉棒﹐“都老夫老妻了﹐别吃醋呀。看你这么凶﹐以后谁敢陪我玩。快﹐帮我去去火。”

“呸﹐谁和你老夫老妻。”志野子俏丽的脸上不由得也飞上红云﹐对川崎不敢相强﹐莫奈何地搓弄了几下﹐偷偷在肉根尽头的穴位处挤按下去。川崎象放进热锅的活虾痛得双腿一弹﹐那话儿就此瘫软。

“妈的﹐又对老子来这招。”川崎恨得要撕志野子的领口。

志野子心里偷笑﹐面上正色。“川崎大夫﹐病人现在抢救﹐车祸伤势严重﹐而且……”在这家以川崎为招牌的私家医院里﹐只有她知道怎样对付这个胡作非为的家伙﹐“病人家属可是个大美人呀。”

“真的?那快快带路。”

************

片刻后﹐依然在主治医生办公室。

“务必拜托了。”京子再三向川崎鞠躬﹐泪眼婆娑的委实让人怜爱﹐“请救救我的丈夫。”

“佐藤京子﹐”川崎盯着眼前气质高雅的美女﹐眼光突然变得很暧昧﹐“你的父姓是不是青叶﹐青叶京子?”

京子惊讶地抬起头﹐“是呀﹐大夫您怎么知道?”

川崎笑笑﹐“原来是名门望族的青叶小姐呀﹐为什么要嫁给佐藤那个穷画家呢?”

“他是我生命的全部﹐……”京子强捺住不耐﹐“大夫﹐能不能先谈谈我丈夫的伤势?”

“很严重﹐基本来说﹐没得救了。”

京子原本雪白的脸更无一丝人色﹐“可是……他们……那些大医院说﹐只有您能救他……”

“这话倒也没错啊。”

“只要能换回他的性命﹐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喔﹐了不起的女子﹐真的什么代价都行?”

“大夫﹐……不明白您的意思。”

“比如说﹐我想抱抱夫人您的裸体呢?”

京子侧过脸﹐脸上泛出红晕﹐语言都在空气中颤抖﹐“大夫﹐您怎么可以开这么过份的玩笑呢?”

“我从不开玩笑﹐象你这样模样好身段好气质好年龄更是正好的夫人哪个正常男人不想抱一抱呢?”

“不要说了﹐无耻﹐卑鄙﹐下流!”京子呜咽着冲了出去。

志野子抱着病历进来﹐挂着嘲弄的笑﹐“那个男人怎么办?扔出去等死吗?无耻卑鄙下流的川崎大夫?”

“吊点营养液先拖着。”川崎把腿搁到桌子上﹐脸上又是高深莫测的笑。

“她会回来的﹐青叶京子。”

************

次日。

“……川崎大夫?”换了个怯生生的声音﹐象是鼓了太大的勇气才开的口。

“……”

“川崎大夫?”

“你进来。”

京子轻轻推开门﹐门自动在她身后合上。

室内无人。

“您在哪里?”

“进这里来。”声音从室内一间侧门后发出。

“呀!”京子让眼前的景象惊得差点晕厥﹐捂住脸﹐羞得通红。

那间小室是厕所﹐川崎正坐在便器上大便﹐没开排气扇﹐臭哄哄的。

“你要离开就不要再回来。”

一句话强留住京子又要逃跑的脚步﹐“可是……这样子我怎么见人。”

“怕什么﹐只有你我二人。再者说﹐你能回来说明你已经有献身的自觉。听话﹐放下手﹐我们好好谈谈条件。”

京子迟疑着放开﹐双眼始终不敢瞟向男人的方向。

“我﹐我尊重您﹐不相信您真的要做……那样的事。”

川崎沉下脸﹐“我从不喜欢勉强别人﹐你不情愿可以带着死男人一起走。我不在乎你想什么﹐也不怕你告。我是个没有任何职业道德的家伙﹐相信你也听过我在同行中的外号:魔鬼大夫。”

京子天使般的纯净的眸子中光芒黯淡下去﹐她确实有听说过这位魔鬼大夫﹐外科医术手段极其高明﹐能够完成一般大医院都无法成功的复杂手术﹐同时又是个对女人有特殊癖好的怪人﹐由于多次被投诉的记录才使得他被排斥在主流社会以外﹐还差点吊销医师执照﹐还好有这家有一定背景无所谓赢利的奇特的私家医院收留他﹐否则他的高超技术恐怕再也没有用武之地。

如果不是大医院都救不回丈夫的命﹐她怎会出此下策自投罗网呢?

伤感了一夜﹐她决定认命:不过就是让这个色鬼抱抱罢了﹐比起丈夫的性命来﹐自己一点贞洁算得了什么。

不过﹐她还是有一点幻想﹐也许是川崎昨天在开玩笑﹐自己错误地反应过激了。可是这一刻的情形整个粉碎了一切希望。

有什么会比一个坐在马桶上大便的男人同一个良家淑女面对面谈话更疯狂的呢?

京子软软地靠在门边﹐“您有什么条件?”

“我检查了你男人的情形﹐可以说全日本只有我能担保让他起死回生﹐作为交换﹐我要你无条件服从我一周﹐完成我的一个心愿。”

“什么心愿?”

“这个嘛﹐以后再说。你答不答应?”

“我……答应。”京子咬牙道﹐声音象吐血。“您能不能保证……”

“说笑﹐我是全日本最有职业道德的人﹐说能做到的肯定能做到。只要你满足了我的心愿﹐我一定满足你的心愿。”

京子脑子里一片混乱﹐根本无暇分辨他到底有没有职业道德。

“那么﹐我们达成协议了。走到我面前来。”

“……”

“快点﹐老子不爽刚才的约定就作废。”川崎突然很凶狠﹐这是掌握控制权的人才会出现的表情。在威压之下﹐京子的思维出现了空白﹐提线木偶般由着他的话牵着动。

抱住女人温暖的身体﹐川崎的心情一阵异样悸动。他坐的位置刚好可以把头埋到京子的腰间﹐当然﹐他也这么做了﹐而且是钻进她的套裙中﹐隔着白色镂花边的小裤裤﹐将鼻子顶进饱满的阴户中间。

“真香﹐很好吃的样子。”

川崎在她的胯间舔弄﹐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太羞耻了。”京子呻吟着﹐全身都在无法遏制地抖动。病床上濒死的脸浮在眼前﹐佐藤﹐我的牺牲都是为了你呀。

“轮到你吃我了。”川崎抬起头﹐邪邪地笑。强把她拉跪下﹐贲张的肉棒弹立在她的挺直的鼻梁前。

京子惊慌失措﹐“不﹐我不会。”

“啪。”川崎狠狠抽了她一记耳光﹐白皙的脸上多出几根红印。不顾她的呜咽﹐就将火烫的肉棒强塞入口中。

“快点动﹐前后动。”川崎双手抓了满把的长发﹐就象拉紧马的缰绳﹐驭使着京子的头在他的胯间来回扯动﹐将肉棒用口水擦得油光锃亮。

京子被扯得头痛欲裂﹐塞得满口的厌物不停地冲击着她的喉管﹐马桶的臭味和阳物的腥味不停地刺激着她的嗅觉﹐恶心感越来越严重。她无法说话﹐也挣扎不开﹐只能从鼻子中发出呜呜的悲鸣声。

肉棒还在膨胀﹐加热。频率越来越快。

后面的每一下﹐京子的嘴唇都能碰到男人粗硬的阴毛。

受不了了﹐要吐。

川崎没让她吐出来﹐而是在最后那刹那深深插进喉管﹐前端口子打开﹐一股股浓精送入她的喉头深处。

坚硬的肉棒在变软﹐但没有退出来﹐川崎抓紧她的姿态也没改变﹐从龟头喷出来的液体还在继续。

只是从腥转成了臊﹐量多且急。

尿水!川崎竟在她口中排尿。

京子羞怒得发疯﹐有一个冲动:朝男人在她口中肆虐的肉棒咬下去﹐咬成两截。

她终于不敢﹐只有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净洁的口变成了男人排泄的马桶﹐还要一口口将那些脏物吞咽下去﹐吞咽不及的从口中溢出来﹐淌到白色套装的胸口。

“不错﹐就是技术生疏了点﹐我会慢慢把你调教好的。”川崎满意地挤出最后一滴尿水﹐把屁股抬起来。

“现在﹐给我来擦屁股。”

咕咚!京子昏倒在脚下。

上一篇:SM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