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科时背着男友偷偷干的事
时间:2020-11-29

我不是什么贞洁烈女,我也不知道我丈夫现在知不知道我以前的那么多故事,但是我一点也不后悔,也正是经历了这么多男人之后,才最终发现还是只有他对我最好。
但在这里,只回忆下以前本科时候背着他做的那些荒唐事。名字隐去,故事都是真的。发帖数不多,不太懂规矩,管理员费心了。
在北京读本科的时候,他在老家,我们一直是异地恋,但这丝毫没有影响我在大学的受欢迎程度,其实我并不是非常漂亮,但女人该有的优点还是有吧,身高163,胸围34C,模样谦虚的说,算是过得去吧。
大一的时候,同班的一个江苏男孩和一个东北男孩同时追我,他们都知道我有男朋友,但谁也不介意,连我自己也是,可以毫无顾忌地跟他们做爱,然后聊自己的男朋友,后来发现他们也有其他女生。当时我们恐怕是过于夸张地认为这就是成人的世界。
江苏那个男孩,我们就叫他『天』吧,刚开学一个月,我男朋友要来北京看我,天陪着我去定宾馆,刚定好进到房间里,天就一下把我抱住了。
「蕊,我喜欢你。」
「嗯,嗯,我知道。」
我记得当时我一点也不意外,但我也不怎么相信,「喜欢」的另一个意思就是想和我上床而已吧,但我也丝毫不排斥,和男友分开一段时间了,心里也怪痒痒的。
仿佛天生就能揣测男人的心思一样,我早就知道天的想法,并且我一点也不反感被这种别人的好感包围的感觉,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淫荡」?所以当他的唇靠过来的时候,我也很自然地迎合上去,慢慢地就和他倒在了床上。
10月的天气还不冷,我穿的是一件紧身的黑色薄毛衣,恰如其分得衬托出我饱满的乳房和纤细的腰。
天在床上搂着我,从我的嘴唇慢慢吻到脖颈,手慢慢地滑到我的乳房上,隔着毛衣轻轻地捏着。乳房是我最敏感的地方,被男人一捏我喘气儿就不匀了。
天看我慢慢动了情,趁势脱去了我的毛衣,但其实我一点也没有抗拒的意思,我喜欢这种温柔的前戏。
「蕊,你身材太好了,真想一口把你吃进去。」?
「嗯……嗯……轻点儿咬,啊……啊……」
乳头被天含在嘴里,感受到他舌头和津液,我慢慢被他吮吸兴奋了。无法矜持,我把手伸向天早已勃起的襠部,慢慢地帮他脱去牛仔裤,看到了他那骄傲的宝贝……果然不出我所料,一般像天这种高高的男生,鸡巴都不会小。天的倒不是很粗,但是非常长……「它好吓人啊,会不会被它戳坏啊?」「宝贝儿,比你男朋友的大吧。」?
听着天突然语带下流得提及我男朋友,我居然没有一点内疚,回想男友的鸡巴,倒也不小,但绝对没有天的这么长。
「没有啊,我老公的比你的大多了。」我故意这么说来刺激天。
果然,天听了这话,一把把我推到在床上,三下五除二地扒掉了我的丝袜和小裤裤,用他那长枪抵住我湿乎乎的阴门。
「马上让你知道到底谁厉害……」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天的鸡巴已经一下突刺进我身体内,并且是毫无怜悯地一刺到底。
「啊……你轻点儿……疼啊……」
我确实感到了疼痛,毕竟有一段日子没有吞过男根了,何况是这么长的傢伙。
天也没有继续猛力抽插,而是慢慢地蠕动,不断地抚摸我的乳房,还有那硬硬的小乳头。
「宝贝儿,舒服吗?」
「嗯,舒服死了,你的好长,顶到最里面了……啊……」?
「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你男朋友是不是从来插不到这么深啊?」「……」「说啊,不说我不动了……」「嗯,嗯……啊,是,你的比他的长多了。啊,舒服啊。」?
听到我这么放肆的叫喊,天卯足全力用力快速地抽插了几十下,我只觉得下面已经湿的不成样子,发出吱吱的水声……偷情的快感从身体的各个部位潮水般地涌来,在天超长的阳物下,我高潮了……天还不停地拿我男朋友来刺激我,甚至要求我拿出手机打电话给他,当时我没敢答应,但后来有几次做爱确实跟男朋友打了电话,强忍着快感,没让他听出异样,当然这是后话。
我一旦高潮之后,身体就会软成一团泥一样,下麵的感觉也没那么强烈了,由于没有避孕套,我不让天射在我里面,让他拔出来我给他口交了一会射到了我的脸上,虽然当时还不太会口交,但也已经让天爽的不行了。
我不像其他女生很反感精液的味道,所以男生要射到我嘴里或脸上的要求我从来都不拒绝,可能这也是他们喜欢我的原因之一吧。?
没过几天我男朋友从老家来北京了,就住在跟天做爱的这间房间里,在同一张床上和男友做爱,脑子里就会不自然浮现出天的影子,我当然很爱我的男朋友,但却一点也不因此而抗拒其他男人。这可能就是我与其他女生最大的不同吧。
男友走了之后,我在学校里干脆就跟天成公开的男女朋友关係了,成双入对了,每週去开房做一到两次爱。
这样的日子过了大半学期。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明。?
是在学生会认识的明,个子不算高,但很壮实,皮肤黝黑,男人味浓烈。我对这样的男人完全没有抵抗力,跟明相比,无论是男友还是天,都略显稚嫩,而且不够强悍。
跟明认识之后,我偶尔主动约他陪我去自习,在开始明没有答应,后来又因为学生活动,我跟他更加熟悉,他也就没有在拒绝,于是我俩经常一起上晚自习,然后他送我回寝室。
那段时间天也在其他学校认识了其他女孩子,跟我很少见面。?
跟明真正有了亲密的接触,是在一个初夏的晚上。
那天是明约我去听一个讲座。我穿了一条超短裤,上身是一件低胸紧身露背吊带背心,里面是一件黑色的半罩Bra。不用说,这个打扮绝对可以在晚上让男人鼻血不断。
听完讲座出来,跟明散步在学校的一个小山坡上,我感觉明有意识地把我往树林深处领。?
「今天怎么穿的这么性感啊?小乖乖。」
这个时候我已经和明经常用很曖昧的话互相挑逗了。
「怎么?平时就不够性感吗?」?「你说你,男朋友又不在身边,穿这么辣给谁看啊?」?
「切,穿给你看还不领情啊,那我回去换好了。」我跟明一搭没一搭地走进了树林子里面。那天晚上那里一个人也没有。?
这时明牵着我的手,我轻轻地靠在他坚实的胳膊上,闻到他身上浓烈的男人气息,也让他闻到了我的体香。
都说不上谁先主动,我俩就自然地拥抱在一起,吻着,或许我们互相挑逗的时间太长了,等这一刻太久了。哎,青春,大概就是性欲的暴走吧。
明狂热地吻着我,胡茬刺的我疼,但却更加兴奋。他顺着我的肩带把手滑进我的背心里面,熟练地解开了我的Bra。一下把我转过去背对他,他从后面死死抓住我的一对丰满的乳房。
这时我扭着头,和他还是没有停止那个狂烈的吻。明的下体紧紧地顶住了我的股沟,好硬,隔着裤子都能明显感到那夸张的生命活力。
我从背后把手伸进他的裤子,在他的大腿上游走,没想到明一把抓住我的手,直接摁到了他的阳具上面……?
?这又是一个别具特色的好傢伙。不算长,但是非常硬,胜过男友和天的,而且直径吓人,我一手几乎握不住,女人都知道,粗的鸡巴最讨喜,那种能塞满整个阴道的充实感让人想着都欲罢不能。
这么粗的傢伙我实在是想品尝一下,于是慢慢蹲了下去,褪下明的裤子,握住他的宝贝轻轻放进嘴里。?
「我的天啊,太大了,我含不住……」
确实,我刚把龟头含进去就已经觉得嘴撑到了极限,再也无法含进去一点。
「没事儿,宝贝儿,没有女人含的住。」
明坐在凳子上,把我抱在他身上,我扶着他的鸡巴慢慢坐下去。
「啊……啊……嘘……」太粗了,我仿佛找到了初夜的那种被突破感,刚插进去就差点来了高潮,嘴里吐着含含糊糊的不成调的词儿……虽然辛苦,但心里却希望明能够野蛮地动起来,毕竟,我就是喜欢他那股糙劲儿。?
「老公,快动,快插宝贝,啊,」?「小妖精,你可真骚啊,没见过你这样的淫荡的女人……老公来了。」?
「啊啊啊……太舒服了,老公再快点,我快好了,啊……」明粗壮的手臂托住我的细腰,上下猛烈的起伏抽插,我好像惊涛骇浪中的小船,在淫欲的海洋里放肆地奔流着……我丰腴的双腿紧紧地盘着明的腰,手搂着他的胳膊,乳房压在他厚实的胸膛上,感觉到他的汗水慢慢浸在我的皮肤上,一轮又一轮的快感跌宕起伏,我太爱他的粗鸡巴了。?
看我动的有些吃力,明用衣服铺在长条凳子上,让我平躺上去,他扶着我的双腿半蹲着腰,从正面开始抽插。
我不是一个做爱的时候爱摆弄各种姿势的女人,换来换去,还是觉得正常位最舒服,我特别喜欢看到男人把我两条修长又肉感的腿架在他们肩膀上的样子。
「宝贝儿,喜欢哥哥的鸡巴吗?」
「喜欢,好粗,明哥,你弄得我真舒服,我们天天都做爱好不好?啊……又来了……」女人淫荡的叫床永远是男人最好的壮阳药,也或许他确实没有遇过我这么放纵的女人,时间不长,明就在我体内一泄如注了,那天正好是安全期所以我也没有在意。
后来的日子里,和明又做了很多次,他是学生会的干部,我就经常陪他去开会,我俩的共同爱好,就是在那种看似庄严的场合做淫荡的事。
有一次是在他们一个晚会的后臺做爱,还有一次是在陪他们老师去吃饭,饭后在大街上的树荫下给他口交。
那一天等他们一群人吃完饭已经凌晨两点了,明喝了很多酒,我见到他的时候已经醉醺醺的了,记得那时是冬天,北京的冬夜非常寒冷,但我还是穿着紧身裙子和黑丝袜,外面裹着一件厚厚的羽绒服。
明一看到我就把我搂在怀里。旁边的其他人赶紧跟着起哄,当时我们都没有以男女朋友相称,也就是因为他喝醉了,才会在公共场合有这么大胆的举动。
我和明拖在他们那一群人的最后慢慢走回寝室。刚进校门,明突然拉着我往草坪里走。?「干嘛啊?」「小骚货,想不想来一炮啊?」「得了吧,醉得跟什么似的,枉费人家穿的这么漂亮来见你。」「有吗?羽绒服?」我拉着他走到没人的草坪背后,拉开羽绒服,让明看见我里面的低胸毛衣加短裙和黑丝。
「好看不?」
「哎哟,穿这么性感,就知道两天没操你,受不了了吧。想不想被操啊?骚货。」我喜欢男人用脏话骂我,在这个时候我就是骚货,就是婊子……明扒开我的羽绒服手伸进毛衣里,粗暴地捏着我的乳房,用手指捻动着我渐渐发硬的乳头。
「你这对奶子真够劲儿啊,怎么捏都捏不够。」乳房是我最敏感的地方,虽然只有C罩杯,但我对我的胸型非常自信,饱满而均匀,乳头也小小的,不像很多女生的乳头散成一团,让男人一看就没有了欲望。
这时在草坪里也没地方坐,明解开了自己的裤子,「这儿不好弄,给我吹一管吧,改天开房好好操你。」我只好蹲下来,用嘴叼住了明还没有完全硬起来的阳具。虽然我不讨厌精液的味道,但口交确实也不太擅长,明的那里又太大太粗,我根本含不住,只好含着一点龟头的部分用舌头反復吮吸,并且不时用手抚摸他的睾丸。
在昏黄的路灯下,映着我和明淫荡的影子,这时只要有人从旁边经过一定能看见我俩的丑态。
大约弄了十几分鐘,明突然用双手暴力地摁着我的后脑勺,拼命往他鸡巴上杵,我知道他要射了,只好让他那粗大无比的鸡巴戳进我喉咙的部位,强忍着呕吐的冲动,吞下了他浑浊的精液。?
送他回寝室之后,我一个人走在空荡的校园里,满腔的欲火无处发洩,心想回寝室自慰好了。又走到刚才跟明口交的那块草坪时,突然从黑暗里窜出一个人来。
「小辣妹,刚才在这里跟男朋友做的好事哪。」「你,你想干嘛??」我吓得当时就软在了地方,刚才究竟还是给人看见了,这个无赖应该是校外的人。
「想干嘛,呵呵呵,刚才你还没泄到火吧,让哥哥来好好安慰你吧。」「你滚开,救命啊……啊……」我刚喊了一声就被他紧紧捂住了嘴,另一隻手粗鲁地撕扯着我的丝袜,我用尽全身力气也挣扎不了,屁股一凉,我知道丝袜和内裤都已经被撕开,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根鸡巴已经突刺进来……啊,反抗不了,那就只好享受了吧。
只见他把我牢牢压在草坪上,鸡巴用力地在我身体里耸动着,我反抗的力道逐渐鬆了,他捂着我嘴的手也慢慢拿开。
「怎么样?舒服吧,小骚货……」
「大哥,我不喊了,你轻点儿,赶紧完事儿吧。」「完事儿?哼,哥今天要好好弄你。」他把我的双腿往两侧尽力拉开,几乎被他掰成一个一字型,鸡巴不带丝毫怜惜地猛力抽插着,带着我那并不情愿的淫水,发出扑哧扑哧的声响。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听他低吼一声,浓鬱的精液总算射了出来,等我收拾好衣服站起来的时候,这人早已消失在夜色中,看来是个老手,我只好擦干眼泪回到寝室,不敢报警,更不敢让男友知道。?
现在仔细算起来,本科四年在北京,和数十个男人有过那种关係,和明之后,又前后和我们专业的三个男生睡过,还找过一个香港过来念博士的老男人,现在都快忘了细节了,只记得他从不带套,每次都射在我里面,而我居然没有怀孕。
在这些形形色色的男人中,不知道我现在的老公知道几个,或许一个也不知道,或许他都知道但是却不在意。但至少结婚的这一年来,我再也没有找过其他男人,如果某天我老公知道了我之前的那些背着他偷偷进行的狂欢,希望他能原谅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