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爱(2)
时间:2020-12-18

"爽吗,儿子?"
马修点了点头。玛丽让他从她的身上下来。她拽着他的手,将他拉在怀里。
"宝贝,我知道你紧张,担心你的报告。但是听妈妈话。今天不要再写了。
我想你好好放松一下,那这些不安忘掉。你的大脑需要休息了。"她往下拉了拉体恤,站起身。
"我现在去做晚餐,你去洗个澡。然后晚餐之后,我给你好好的按摩一下,让你也放松放松。我要你把课题完全的抛在脑后。明天晚上我和你一起写。我向你保证我们一定会弄完。"
"好的,妈妈。我现在还用穿衣服吗?"
"不用了,亲爱的。今天真的好热。明天早晨记得提醒我找人修冰箱。我们必须把它修好了。我希望我也不穿这些衣服。"你为什么不可以,妈妈?这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都看过对方身体。"玛丽想了想。她看向她的儿子,微笑说:"你是想看我的身子吧,对不?""是的。你都看过我的了。"
"这不是一回事,亲爱的,但也不是不可。"
"你真伟大!让我来为你效劳,妈妈。"
马修脱掉她的体恤,将她美丽的乳房暴露在他渴求的目光下。然后他跪在她的身前,抬起她的裙子,伸手去抓她的内裤。他双手放在她那匀称有型的屁股上,手指扣进松紧带,慢慢的将内裤向下拽。他眼睛一眨不眨,注视着她的私处暴露在他的眼前。他看见漆黑的阴毛下两瓣粉红色的大阴唇,且上面湿泽泽的。他能够闻到他妈妈女性的气息。他探身过去,并将鼻子贴在她的阴户上面,深深的吸着气。马修的阴茎立刻变得硬挺,他将内裤顺着她的双腿一直拉到底。玛丽抬脚迈出来,将她的臀部向前挺,紧紧的顶向马修的面颜,他继续闻着她的气息。
马修回忆起他的妈妈怎么吻他的龟头,他将嘴唇凑到她的阴户吻她那。玛丽抓住他的头,分开双腿。马修看着她的阴户,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知道在19年前他就是从那个洞口生出来的。他心里油然升起股对他妈妈绵绵的爱意。他抓住她的屁股,将嘴对在她的阴户上,舌头探进双唇间。在马修生涩的舌头胡乱的亲吻和舔弄她那时,碰到她的阴蒂,令她发出大声的呻吟声。她向后退,并且将他推开。她让他站起来。
"今天到这吧,亲爱的。我受不了了,你弄得我太爽了。我们以后在做吧。
我做饭去了,你去洗澡。"
马修知道她此时跟他一样非常的需要。他也知道她还在思想挣扎当中。他同样也挣扎在对他妈妈乱伦之爱的边缘上。他不知道将会进展到什么地步,心里很不安。他站起身来看向他的妈妈。玛丽身体不住的哆嗦,一个原因是他舔弄她的阴户时,差点使她达到高潮,另一个原因是强烈的情欲似乎正逼得她,陷入进母子乱伦的禁爱深渊当中。
她看着他,一股怜惜的爱泉不由自主的从心底汩汩的涌出。他是这么好的一个孩子。懂礼貌、有爱心、很孝顺,并且还一直乐于助人。
她知道上天赐给她一个宝贵的儿子,所以她也要将她全身心的爱都给予他。
同时她想知道他们不正当的性关系,能不能在他成长的道路上造成伤害。
她对他微微的一笑,温柔地说:"马修,亲爱的。你和我已经站在悬崖边上了,这将改变我们的生活。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这将是一次非常奇妙的体验,并且同时这也是一次有违伦理的体验。自从几个月前在小溪看过你赤裸的身体后,我一直很混乱,你的父亲去世之后,我努力控制住我的情欲,但是现在我不能摆脱它们。还有一点我担心的是我们这样发展下去,将来对你会不会造成一些心里伤害。我要考虑考虑,好好的想一想。"
"我明白,妈妈。看,我已经不是天真的小孩了。我已经是大人。""我可以看你美丽的身体,我会变得很兴奋。妈妈,你是世界上我最爱的人。
我决不会做任何伤害你的事情,我知道你也决不会那样对待我。""我知道你是一个很性感的女人,并且我也能理解你克守欲望是什么样感觉。
我是你的儿子,妈妈。我能给予爸爸过去给予你的。我知道这违背伦理,我们不该那么做。但是我爱你,妈妈,我想和你那个。咱俩该怎么办啊,妈妈。"玛丽将他揽在了怀里,与他紧紧的搂在一起。她忍不住哭了,搂着她亲爱的儿子,泪水顺着脸颊向下滴淌。她坚挺的乳房顶在马修的胸上,他感觉出她在流泪。他心疼的抚了抚她的后背,并且轻轻的拍打安慰她。
"好了,别哭了,妈妈。你别这么内疚和惭愧。我非常爱你,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去做。我要让你成为最幸福的女人,妈妈。你想我做什么,只要说声就行。"玛丽看向她儿子的面颜。他眼神中充满着温柔体贴之情。她露出微笑,吻下他的嘴唇。她将他推开,将她的裙子向下拽了拽,并穿上内裤。
"你还是先去洗澡,在回来吃晚餐。然后我们谈论这个问题。给我时间认真想想,我要想清楚了。"
"好的,妈妈。我爱你。"马修拥抱了下他的妈妈,转身朝浴室走去。
4、晚餐之后,马修在厨房帮助他的妈妈整理餐具。他们都做妥当了之后,马修站到他妈妈的身前,双手抓住她纤细的柔荑,说:"妈妈,我一直都在考虑这个问题。我做什么都是想你幸福,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我爱你,希望你天天都快乐。"
"哦,马修。妈妈真幸运能有你这么好的儿子,亲爱的。我也一直在考虑,老实跟你讲吧,我想跟你好,但是又很害怕,左右的徘徊。让我去接受违背道德和伦理的乱伦,面对这种关系,我感觉真的好辛苦啊。""我懂,妈妈。我们可能不该这么样发展下去。我还记得在露营地的那条小溪里,你怎么帮我手淫。那感觉我至今难忘。先前我亲吻你的下体时,你那的味道非常的吸引人。我还想要亲吻你那。"
"那咱俩在这干什么,还不到我的卧室。今晚上你不想和我一起睡吗?""哦,想啊!但是妈妈,我睡觉什么也不穿。"
"呵呵,我也是,亲爱的。这样挨着我感觉很好。今晚上能摸到一俱男人的身体,真是太美了!我好久都没有这样了,儿子。""我知道,妈妈。你要教我怎么做,我好照做。我真的好想那个,妈妈。我想和你做爱。"
听着儿子的渴望,玛丽身体不禁颤抖,知道今天晚上她的双腿之间将不在空虚,而会有一根粗长的阴茎深深的插在其间。她知道他没什么经验,想象着教他怎么去和一个女人做爱,令她更加的兴奋。她急不可耐。
"走啊,宝贝。"
马修笑颜逐开。他将他的妈妈搂在他怀里,并用力亲吻了下她的嘴唇。这时,他弯下身,她还在纳闷他这是怎么回事时,他手臂搂着她的膝盖弯,一下子将她抱起来。马修抱着她进入到卧室里。他轻轻的将她放置在床上,并且将床被揭起。
他迅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跳上床,翻身压在她身上。
"下来,儿子。我们有整晚时间。"当他伸手摸到她的乳房,揉弄它们的时候,她开口叫道。她能感觉到他蠕动在她的身上,想找一个舒服点的位置时,他的阴茎紧贴着他的大腿,逐渐的变得粗大。她微微的将她的双腿分开,容进他不停磨蹭的大阴茎。当他的龟头顶到她的胯部上时,她呻吟出声。
玛丽轻轻将他推开,翻身从床上下来。她脱掉她的裙子和内裤,将体恤从头顶拽掉。她一丝不挂的爬回到床上,躯体伸展躺在她儿子身边。马修转过脸面对着她,并且紧紧的将她搂在怀里。两人的眼神对在一起,心领神会似的闭上了眼睛,然后嘴唇向对方凑去。立刻母子俩的嘴唇紧紧的锁在一起,他们感觉身心非常的舒爽。马修粗喘着气息,同时他的舌头豆弄着他的妈妈,贪婪的吸吮着她的嘴唇和细舌。
玛丽双手放置在他的屁股上,并且紧紧的搂着。马修将他的一条腿跨上她身上,让她伸手够到他充血肿胀、颤抖的阴茎。
玛丽攥住他的阴茎,并且轻轻的撸动起来。她的另一只手摸到他圆溜溜的睾丸,里面涨满了他的精液。她一边熟练的撸弄他的阴茎,一边按摩他的阴茎根部,爽得马修连连的哼吟出声。她突然抓紧他的阴茎根部,迅速的一撸。马修大声的呻吟出声,停下了亲吻。
"噢……妈妈!好爽啊!抓紧我的鸡巴,妈妈。用力撸!真不敢相信这会这么爽呢!"
玛丽露出微笑,知道她还有许多要教她英俊的儿子。而且,她将要给19岁的他一次最美妙的体验,他想都不曾想过。她双手抓住他的阴茎,并且紧紧的攥握,而马修挺起他的臀部。他仰躺在床上不停的挺动臀部。这时玛丽坐起身,分开他双腿,并自己跪在其间。
"抬起你的两条腿,儿子。"玛丽抓住他脚踝,将他的腿压向他胸部。"现在你就这样把着你的两条腿。我要按摩你的胯部。这样会帮你放松。你现在太紧张了,亲爱的。"
"你想怎么样都行,妈妈,但是你别不摸我的鸡巴。我感觉我就要射出来了!
求你帮帮我嘛,妈妈。我的睾丸里面胀乎乎的,而且有点疼。""放松,儿子,这样才能好好享受。深呼吸几口气,"玛丽温柔的说,手指按压着抚摩起他的胯部。玛丽捏揉他的阴茎根部,并且来回的按摩硬硬的肉柱和睾丸。她手指压在他的耻骨部位,疯狂的撮弄。
马修刚感觉到有点疼痛,突然发觉身体竟松弛下来。他的妈妈又熟练的撸弄起他的阴茎。玛丽用五只手指捏住他的龟头,用力措弄圆滑的冠面。马修大声的呻吟出声,并且他全身忍不住的抖动。一波波强烈的愉悦感觉从龟头散发到他的全身。俩人都感觉到它变得更粗大,马修已达到一次强烈高潮边缘。
玛丽能感觉到他的阴茎内有东西涌上来,使得他的阴茎更粗。她立刻用她热乎乎的手攥住颤搐着的肉柱,并且身体前倾。玛丽张嘴伸舌舔了下他渗泄精液的马眼。玛丽嘴部蠕动了几下,含着很多的唾液,将嘴唇压在他的龟头上,猛的一吞,含进他的阴茎。当他的阴茎被吞进她温暖的紧紧的口腔里时,他本能的将臀部抬离床面。他之前从没有过这样体验,心里迫切的想要射,睾丸内好象翻腾了似的搅动,他发出狂喜的大叫声。
玛丽抬起头部,他阴茎的大部分露在她的嘴外。她非常惊讶,她竟然能将它整个吞进去。她以前有过一次和她丈夫口交经历,弄得她都窒息了,但是他的阴茎并没有她的儿子大。她看向马修的面颜。他的眼睛紧紧的闭着,他的嘴唇咬在一起,努力的克制喷射精液的冲动。
他抓着她的头,并且挺起他的臀部,想要将他的大家伙插进他妈妈的嘴里。
玛丽抓住他睾丸,迅速吞进他的阴茎。她上下有节奏的吞吐起他的阴茎。
马修接近他的高潮,像发疯了似的。当马修睾丸内的精液向上急冲时,他身体忍不住的颠动。他抓着床单拳头紧紧的攥动着,下体对着他妈妈吸吮的嘴,用力向上弓弯。"啊……"他张大嘴大声的叫喊,同时身体颤抖。他的阴茎骤然一抽,射出一股精液,喷射进玛丽的喉咙里。玛丽为这突然喷射而出的这股浓热精液感到窒息,而拽出她嘴里的阴茎。她紧紧的攥着它。它野蛮的抽动,反复的喷射着精液。飞溅的白色粘稠精液,弄得她的手上和脸上到处都是。她用力撸动他的阴茎,将她儿子睾丸内的最后一滴精液也撸挤出来。玛丽坐回到床上,惊讶他的儿子竟射的这么多。
马修如获重释的喘息口气息,并睁开他的眼睛。他看见他的妈妈坐在他的双腿之间,仍然抓着他已软的阴茎。她脸上到处是他白色的精液。
"哦……妈妈。我从没射得这么猛过。你为我口交,我感觉我的阴茎和睾丸好似要完全吸进你的肚子里去。天哪,这是我所经历的最爽的一次高潮!你是最好的妈妈!"
玛丽爬到他身上,吻了下他。"谢谢你的称赞,儿子。你的鸡巴好漂亮啊!
我告诉你个秘密。你的鸡巴比你爸爸的还大,可你现在才19岁。我确定它会变得更大,等以后所有的女孩都会为你发疯的。""哦,说什么呢,妈妈。我没有爸爸的大。我记得有一次,我俩在社区活动中心的游泳池游完泳之后,一起淋浴时,我看过他那里。它好大啊,妈妈!""不,亲爱的,你那时候还小,他当然比你的大了。但是现在你的鸡巴非常大。我打赌它至少有六英寸长。"
"七英寸。前几天我量过,我回想着在露营地的小溪里,你为我手淫,我的鸡巴会博起得非常巨大。你真的好性感啊,妈妈!我都要爱死你了。我什么时候能和你做爱?"
"不可以,宝贝。我们已经很过分了,这已经到极限了。我感到非常抱歉。""但为什么啊,妈妈?我想你也想做吧。我真的好想要。你说过你什么都教我。"马修失望的说道。
"听我说,亲爱的。我们刚才都已经算乱伦了。这是乱伦,你明白吗?""我明白,但是我们都已经这样了,妈妈。都是你在露营地那天开始的。这对我不公平。"
玛丽知道他说的对。她左右为难,是保持这样,还是这样错下去。
她抚摩着他脸,深情的看着他。强烈的欲望明显的写照在他乞求的面颜上。
"起码我也可以为你口交,妈妈?求你了。"
玛丽认为她对这能有把握。毕竟两人发展到如今地步,都为他口交了,并且还带给他一次强烈的高潮。她感觉亏欠他什么似的,应该满足他这样的请求。她态度缓和下来,说:"那好,儿子。妈妈答应你可以给妈妈口交。"马修兴高采烈,将她扶躺在床上,而他翻身趴到她的身上。他给她来一个深吻,然后向下吻去,亲吻她的脖子、肩膀,又来到她甘美的乳房上。他挨个将她硬起的乳头含在嘴里,轻轻的咀嚼和吸吮它们。
玛丽爽得呻吟出声,她的身体立刻达到兴奋的状态。她已经好几年没这样的感觉了。玛丽的肌肤麻酥酥的,他的手指甚至轻轻的一触摸她的乳房,或是小腹,都感觉有电流从脊背流过似的。她能够感觉到她的双腿间变得湿润起来,爱液从里渗泄而出,滴淌到她的大腿内侧和屁股沟。她那已经是淫水泛滥。
马修还在吸吮和抚摩她的乳房,而双手在她赤裸的肌肤上到处的游走着。他停了片刻屏住呼吸,看向他赤裸的妈妈。她性起的样子非常的美艳动人,并且还非常的性感。看得他的阴茎再次开始反应起来。
他对她微微的一笑,目标仍锁定在她的乳房。他不想放过她那光滑细致而曲线玲珑身体的每一地方。玛丽想他赶紧来到她双腿之间,但她决定让他继续他的步骤。她知道他毫无经验,想好好的探索她妈妈美丽的身体。
马修亲吻到她乳房的下面,移动他的嘴唇向下来到她平滑的肚子。
他的舌头滑着她的肌肤,停在她的肚脐上面。他用舌尖舔弄它,弄得玛丽阴道突的收缩,身体颤抖。她大声的呻吟出声,并乞求道:"哦……马修!亲爱的!
你都要把我弄疯了,儿子。求你继续向下吻。我等不急了,用你的嘴和舌头玩死妈妈的小穴!快吸那啊,亲爱的!我要你的舌头舔我的阴蒂!"马修出溜到她的双腿之间。玛丽宽宽的张开它们,让他清晰看见她赤裸身体最隐私部位。马修呆在那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妈妈颤抖着的阴户,上面还浸透着爱液,诱人之极。他看向那肿胀的阴蒂,闪烁着欲望的光泽,深红的颜色像一个从远处望过去的灯塔。她的阴唇周围长着整洁的缕缕的阴毛,而在隆起的阴阜上长得非常茂密,覆盖着她的整个阴户。
马修盯看着他妈妈的阴户,说:"我不敢相信我是从这里出生的,妈妈。它真漂亮啊!"
他抬起她的两条腿,让他们伸展。他跪在她的大腿之间,身体前倾吻向她那里。他将舌头伸出,从她密穴的底部向上一直舔到顶,从她肿胀的阴蒂掠过。他啧啧的吃食她小穴分泌的爱液,并且对着她的阴蒂吸吮。玛丽娇喘吁吁,她的臀部挺向他的嘴,并不停的大声呻吟出声。她已经达到高潮的边缘。
她双手伸到她的下体,分开她的肉唇,让马修更容易的舔到里面。
他的嘴唇对着光滑红粉的嫩肉,并且用力的吸吮。玛丽身体颤抖,并大叫出声,一股强烈震颤的舒爽电波,从她的头部袭过她的身体到她的脚指头。
"啊……天啊……哦……哎呀……"她呻吟叫道,她的头左右来回的摆动,哆哆嗦嗦的忍耐着强烈的高潮。刺激得她的乳头硬起,而且乳房也胀紧。她捧住她敏感的乳房,这一碰令她发出尖叫。马修茫然不知她正在强忍着高潮所带给她的强烈快感,仍然吸吮和舔弄她的阴户。玛丽感觉她就好象置身在极度兴奋的旋涡当中,脑袋感到昏迷,不停的喘息着。最后,她再也忍受不住这如此美妙而又实在太刺激的快感,伸手将她的儿子推开,双腿并拢在一起。她一翻身趴在了床上,一只手伸到她私处,紧紧的按在上面。她用力将她的头抵着枕头磨蹭,并哭出声,她全身上下被这强烈高潮刺激得非常敏感。
他坐起身,注视着他趴在床上的妈妈。她的后背光滑而细腻,并腰身很细。
玛丽的臀部匀称而圆滑,双腿修长而纤细。他看见在她并拢的大腿之间有粘稠的爱液,知道她还浸在兴奋的高潮当中。他伸手去摸她的屁股。
"不,儿子。不要摸我,"玛丽压抑的声音说道。她头转过一侧,看向儿子。
她脸颊流满了泪水,并且还在呜咽。一旁的马修看得非常困惑。
"对不起,妈妈。我让你伤心了?"
玛丽翻身,对他露出微笑。"不,亲爱的。你弄得我实在是太美妙了,我都受不了了。喜极而泣就是这样。你遇到这种情况,你也会想哭,但这是喜悦的哭,而不是伤心。我都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你真厉害,宝贝。过来,儿子,让妈妈抱抱你。你今晚让我非常开心。我爱你。"
马修趴在她身上,用力压着她赤裸的身体。他们彼此拥抱着对方,再次吻在一起。玛丽对这样的乱伦之爱感到非常开心,情感上终于克服了这个大障碍。马修充满着对他妈妈的幸福的满足感,知道他令她非常的愉快,并且从现在起,她将会是他的情人,还将会是他的性爱老师。他深情的看向她,她的脸上浸透着汗水与泪水。她看起来非常的美丽动人。
马修将他的脸依偎进她的怀里,说:"我非常爱你,妈妈,你是我所知道的最好,最漂亮,最性感的妈妈。我能成为你的儿子而感到骄傲。""我也为你骄傲。今晚你让我知道你是多么的爱我,我知道你一定会照顾我一生。"
他们躺在床上,亲切的拥抱着对方,慢慢的进入到一次香甜平静的梦乡当中。
5、"铃……铃……"就在玛丽刚刚录完手里的报表时,在她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的铃铃响起。她首先保存好这份报表,然后伸手摘起电话筒。
"喂,你好。我是玛丽。有我什么能帮你的吗?哦,嗨,梅格啊!有什么事情啊,亲爱的?是重要的事情吗?你从来没给我办公室打过电话,宝贝。"玛丽手持着话筒,听她女儿在电话的另一头跟她讲话。
"妈妈,我们考完试了,今天晚上我就能赶回到家里。我告诉你一声。""是吗?我以为你还要一周才放假呢。"
"是的,但是我们所有的科目都考完了。我们有一个教授因为家里有紧急的事情,不得不赶回去,所以他这周就考我们了。我们昨天就没事了。""那好极了,宝贝。你什么时候能到啊?"
"我的飞机下午六点到。你能来接我吗?"
"当然得接你了。我大约半小时就把活做完了,现在没事了。现在是四点,你的飞机一到,我一定能赶到机场。那拜拜了,一会见,宝贝。""太棒了!妈妈,你的声音有点不同。你变得开朗活泼了,你知道吗?""是吗?你比我预期提前回到家,我当然开心了。""不,妈妈。不是这样。那是从内心发出的喜悦。你有新朋友了,妈妈?""天哪!没有。如果有我一定会告诉你。"
"那是其他什么事情了。你能告诉我吗,妈妈?有人在你办公室里吗?""不,亲爱的,没什么事情。听我说,你专心等你的飞机。对了,你在那打电话呢?"
"机场。你以为我在那呢?"
"我怎么知道。好了,我们见面在说。"
"那好。你必须详详细细告诉我,妈妈。你的声音真变了。我能感觉出来。"玛丽脸红了起来,匆忙的结束了谈话。她放掉电话,并拿起她的小钥匙包。
她起身,急忙的来到楼下的女洗手间。她需要冷静的考虑考虑这种情况,她怎么将她和马修的隐私婉转的向她的女儿,全盘的托出。
自从她第一次允许马修为她口交时起,已经过去四周的时间。那次是玛丽所经历的最强烈的高潮,令她尖叫出声。那个决定性的夜晚之后,她又自觉的控制起她的情感和欲望,并且也没有让马修再进一步的得逞。他已经迷恋上她的蜜穴,每天晚上都想为她口交。但是她告戒他不能这么贪欲,只是想着和她亲热,这会令他们的爱变得低级粗俗。在这过去的四周期间,他们坐在一起交谈过几次,她告诉他什么是真正的爱,不仅要尊敬对方,并且还要保持好他们之间的神圣的纯洁的爱。她不想他认为女人只是玩物。她跟他解释说要构建一个持久的关系,需要的不仅仅是性爱,还有许多其它的东西。让他认真的想想她所说的。
马修明白她所说的。他的妈妈与他独处在一起时,不自觉的就会兴奋不已,但是在他内心深处,他也知道他们要是只有肉体关系的话,这对谁都没有好处。
但是他很难控制他的欲望,当他兴奋起来的时候,他自己手淫来释放他的强烈欲望,脑袋里幻想着他的妈妈,置身在她的双腿之间疯狂的干她。在他高潮射精的时候,玛丽常在他卧室门外听到他叫喊的呻吟。有时候晚上,她也静静的来到他卧室门外,听他手淫。
马修强忍了一周,再也控制不住他的强烈欲望。一天晚上,他来到她的卧室,躺进她的被窝。他从她身后搂住她赤裸的身体,将抽动硬挺的阴茎顶在她的臀沟间。他不禁呻吟出声。她立即清醒过来,转身面对着他。
"你在做什么,儿子?"
"妈妈,我受不了了,我的鸡巴真的好难受。你帮帮我好吗,求你了。"玛丽也很想念她儿子青春期的冲动,和贪欲的拥抱所带给她的感觉。她双手捧着他的脸,吻了一下他的嘴唇,说:"那里不舒服,亲爱的?"马修把着她的一只手,放到他抽动的阴茎上,说:"这里不舒服,妈妈。求你帮我撸撸。你弄和我弄感觉差远了,你弄得比我弄得舒服多了。"玛丽感觉自己也兴奋起来,她儿子硬挺的阴茎正顶在她的小腹上。
她坐起身,伸手把被子揭到一边。窗户外昏黄的路灯,让她能够看见他颤动的阴茎,好似逗弄她似的在她眼前点动。她滑到他的两腿之间,并低下头。她张嘴含住他的龟头,轻轻的吸吮起来,热热的大家伙仍阵阵的抽动着。马修舒爽的呻吟出声,并伸手爱抚她因吸吮阴茎而凹陷的脸颊。
玛丽慢慢的转动身体,跨到他的脸上,将她淫水泛滥的阴户凑到他的嘴上。
马修立即伸手抓住她的屁股,伸出他的舌头抵在她兴奋红肿的肉唇之间。玛丽的阴蒂被他的舌头一挑逗,就忍不住的发出压抑的呻吟声。她含着他的阴茎,并且身体不住的抖动。母子俩不停的吸吮对方的私处,发出啧啧的吃食声,很快他们相继达到高潮。
马修首先将精液射入他妈妈的口中。他哼哼哑哑,臀部向上挺着,随着他的阴茎每一次抽动,都有一大股精液射进她的喉咙深处。大股大股的精液令玛丽感觉到窒息,她受不了吐出口中的阴茎。但是它仍然在喷射,白色粘稠的精液溅射在她的脸上。马修的舌头在她阴道的深处不停的挑逗,她再也忍受不了,宣泄出她的高潮。玛丽不顾一切的大声叫喊。马修继续舔弄吸吮她的阴户,她全身兴奋的颤抖,她感觉自己好象置身在激烈澎湃的波涛当中。她从他身上下来,转身将他紧紧的搂在怀里。她亲吻他的嘴唇,吸吮残留在他嘴上她的爱液,混合着他的精液是另一翻美味。
几天之后,他们又在一起口交,还是‘69’姿势。在这期间,马修仍然手淫,经常用他妈妈的内裤包裹着他的阴茎,并且将精液射在里面。玛丽发现了她的内裤被弄脏,但是没有说什么,知道是她的儿子干的,也很体谅他只有如此才能释放出他的强烈欲望。
当她去机场去接她女儿的途中,所有的这些思索在她的脑海当中萦绕。她没有想好应该怎么去跟她讲这些,并且她会怎么认为她呢。
她知道梅格已经不是一个处女,因为她的女儿非常的信任她,告诉她那晚将她的处女之身给了她的男朋友。玛丽告戒过她不要轻易跟人发生关系。梅格那时候才二十岁。玛丽很高兴她能找一个跟她同龄的男朋友。至少他们彼此对待对方都很严肃。玛丽一心希望她的女儿得知她的妈妈和她的哥哥之间的这种隐私关系,不要感到震惊。当玛丽看到机场时心里更担心起来。
玛丽来到机场出口处,还有十五分钟梅格的飞机才能抵达。她再次来到女洗手间,平静下她的心情。只要她一紧张,她就感觉好象要上厕所。最后玛丽平静的深呼吸口气,感觉好点了。她又照了照镜子,看她没什么特别的,然后出了洗手间。梅格的飞机抵达了,一会儿之后,她看见她的女儿出现在人流当中。当梅格一看见她的妈妈,立刻飞奔过去,跳起将玛丽搂在怀里。玛丽笑颜逐开,她的女儿不停的亲吻她的嘴唇。
"哦,妈妈。你真漂亮啊!在你怀里感觉真好。马修呢?""家呢。我直接从公司来的。"
"他怎么样?学校成绩如何?"
"他呀,让人不可思议。成绩还挺好的。"
"什么不可思议,妈妈?他是个聪明的孩子,"梅格说道,两人已来到安检出口。
"我知道他聪明,如果不是因为一些原因,他近来的考试都会得A的。我说的不可思议是说,有几个科目他总是想不太好,心里非常烦乱。""可能学的太辛苦了吧。"
"恩,也许吧,"玛丽说道,改变了话题。她很难在装下去,若无其事的谈论她的儿子。
"你这次考试怎么样,亲爱的?"
"棒极了。我估计我的GPA至少能拿到3.6,可能还高点。我的希望全靠这次考试了,你知道吗,有一个科目我们必须要提前一周完成。"GPA英语全称是gradepointaverage,意思就是平均分,美国的GPA满分是4分,即A=4,B=3,C=2,D=1.GPA的精确度往往达到小数点后1到2位。
"你一定会顺利通过的,亲爱的。你看起来容光焕发。自己照顾得挺好啊?
你的罗杰怎么样?"
"他很好,妈妈,"梅格说道,脸突然红了起来。
"你脸红了。"
"哦,妈妈!你逗我!"
"不,不,我没有。你俩有什么事发生吗?"
梅格尽力装着严肃的样子,但是一想起在她考完最后一科的那天,和她男朋友疯狂的片段,她能感觉到她的乳头随之一胀紧。他们一整天都躺在床上激情的做爱。她仍然能感觉到他的阴茎将她的阴户,撑得紧紧的感觉。他那难以置信的持久力带给她许多次高潮。她知道他大力的操弄她至少一个小时,他的膝盖才弯曲,将精液倾泄进她紧紧的阴户里。梅格想着想着为之一颤抖,注意到她的妈妈在旁盯看着她。
她完全置身在回忆当中。
"很爽吧,恩?你俩一晚上都在做爱吗?"
"妈妈!"梅格惊叫道,紧张的环顾四周,生怕被周围人听到注意她俩。
"拜托不要那么大声,好吗。"
"哦,你的样子好滑稽,亲爱的。我是很小声跟你说的啊。"梅格笑吟吟的面对着她的妈妈,两人的双手抓在一起,站在传送带旁等待拿她们的包裹。
"哦,妈妈。你绝对想象不出那感觉多么美妙。罗杰棒极了!他知道怎么令我达到高潮。哦,那感觉好美,当我高潮的时候,我全身感觉麻酥酥的。"她看向她的妈妈,见到她的眼神中留露出神往之意。
她立即意识到自从她的父亲去世之后起,她的妈妈没在跟其他男人做过爱。
"噢,对不起,妈妈。我知道你已经……恩……我的意思是……"玛丽轻拍拍梅格的手,说:"没什么,宝贝。别心情不好!""是我不对,我没考虑到这些。你还好吗,妈妈?你想念爸爸吗?你看起来容光焕发,非常漂亮。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好吗?"玛丽知道她女儿在问什么。她对她微微一笑,说:"先收拾好你的包,我们回家路上说。"
"你真有新男朋友了?他人好吗?"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亲爱的。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讲,我希望你听了之后不要震惊,或是生气。"梅格疑惑的看向她的妈妈,不知道她这么说什么意思。她们离开机场,开车往家返回。
玛丽默默的开着车,眼睛直直的向前看着。梅格瞄了眼她几次。
从侧面看,她妈妈的身材仍然保持得很好,乳房坚挺结实,腰身纤细。
她妈妈的臀部比她上次见到时,变得微微丰满,但是她仍然非常的吸引人。
梅格回忆起几年前,她第一次来事的那天。她的妈妈领她进浴室,她们都脱光衣服。玛丽用她的身体给梅格讲女性的身体和生理,梅格完全为她妈妈婀娜多姿的身体所吸引。她的眼睛在她傲挺的乳房和漆黑的阴毛区域之间来回的瞅。她很惊奇她的身体随着她的成长,发育得是否会跟她妈妈一样。她非常高兴,她也发育成为那种体态婀娜多姿的女人。梅格的身材极其的好,非常的匀称有型。
像有什么推动似的,梅格伸手去摸她妈妈胸部。玛丽为她的举动感到震惊,惊讶的看向她的女儿。梅格轻轻的抓下手里的乳房,说:"你的乳房还很坚挺柔软,妈妈。你是怎么保持的?我一周至少锻炼三次才能保持得像你一样苗条。"玛丽露出微笑。或许这样更容易跟她讲她和马修的事。梅格为她妈妈的身体所吸引表露得很直接,从不隐瞒,但是她们从没做过,或是谈论过女同性恋间的事,玛丽知道梅格为她变得兴奋。两人之间有一片刻的沉寂。